當前位置:首頁 > 運營推廣

百度歷史的下一個章節

時間:2019-05-03 05:41:05來源:運營推廣作者:seo實驗室小編閱讀:76次「手機版」
 

下一個章節

商場如戰場,互聯網場上競爭的激勵程度可以說一點不比商場差。時間總是理性且殘酷的,容不得征戰的人有絲毫懈怠。

一個多月前的政協會議期間,李彥宏被記者現場提問:“您認為百度在BAT里占據怎樣的位置?”

在公開場合習慣性禮貌的Robin,沒有作出正面回答,微笑著復述了百度研發投入的占比,大有讓記者自己領會的意思。

這樣的結果似乎并不能讓現場的記者滿意,緊接著就有人給出了更犀利的問題:“有人說百度被拉下了,您是不認同的,對吧?”

在中國的社會關系學里,記者如此尖酸的提問顯然是不禮貌的,卻也并不意外。近些年關于百度掉隊BAT的爭論數見不鮮,不管是在營收還是市值上,百度和阿里、騰訊的差距也是既定的事實。無論李彥宏是否愿意正面回答,出爐的相關文章都足以博取不少吃瓜群眾的注意力。

記者們熱衷于這樣的話題并非沒有原因。自古至今“兵書”在國內都很熱銷,讀著四書五經長大的書生們,不少人有著將兵法作為課外書的癖好,“北京保衛戰”里的于謙、“江西剿匪記”中的王陽明,就是最直接的例子。

哪怕是文化程度不高的平頭百姓,也樂于在茶館里聽說書先生講故事,東漢的云臺二十八將、三國時期的五虎上將、東晉謝玄的北府兵……哪個不曾深入人心。

有了這樣的社會氛圍,“商場如戰場”的說法向來都有龐大的群眾基礎,特別是在國內的互聯網行業,諸如三國殺、千團大戰、寡頭戰爭之類的比喻司空見慣。可惜大多數人對戰爭的理解也只是聽故事,往往以一時結果去否定或肯定某家企業,傳了多年的“百度掉隊論”無疑就是其中之一。

時間理性又絕情地向前行進,把所有發生的統統裝進歷史里。曾在中國互聯網過去20年里有著重要角色的百度,在過去和現在面前,將如何撰寫下一個章節?

一、生死時速

唱衰百度的聲音,大爆炸的時間點是2016年。

2016年初,有網友發帖稱百度貼吧的“血友病”吧被賣,原吧主遭撤換,緊接著又傳出“百度40%熱門疾病吧已經被賣給醫療機構”的消息,輿論瞬時被引爆。

之后百度開始陷入“情緒磁石”般的輿論場,任何一個小事件都有可能演變成一場風波,罵百度成了一種政治正確。當年的財報里,百度的季度營收首次出現上市后的負增長,聲譽和財務表現均跌至谷底。

不少人篤信盛極而衰的哲學,一家企業在高位時猛然下滑,注定不是一個好的信號。古代的幾十個王朝中,最鼎盛時“自爆”亡國本就不是孤例。有些遺憾的是,國人的歷史觀確實有一些問題。

前朝的史書往往是后朝修的,為了證明自身執政的合理性,對前朝開國皇帝有著習慣性的溢美之詞,就連出生時都要天降異象,亡國的帝王則常常荒淫無度,濫用生殺大權,缺少故事性的中期,大多被選擇性遺忘。

于是乎,秦皇漢武唐宗宋祖這樣開疆擴土的帝王,被無數“草頭軍”領袖奉為偶像,文景仁宣等中興之主卻鮮被提及。到了今天,還是如此。我們仍舊對草莽英雄推崇備至,互聯網巨頭們的發家史被著書立傳,觸底反彈、劫后重生、二次增長的話題熱度又遠不如前。

正是從2016年開始,李彥宏開始“打掃門庭”著手改革,百度出現了頻繁的人事調整、一連串的并購以及戰略上的重新定位。回頭來看,百度試錯的成本并不低,對渡鴉、受教的收購被諷過于魯莽,高管團隊的變動幾次影響了百度的市值,產品端也出現了ravenH、Nani小視頻等“不接地氣”的產品。

向死而生的調整過后,以前和搜索強綁定的百度,開始聚焦于內容分發、連接服務、金融創新和人工智能,讓百度逆風翻盤的正是排名最前的信息流。

2016年第四季度,百度信息流產品上線,在內部享有絕對的資源優先調配權,近百款百度系產品在資源方面支持信息流業務,就連日活幾百萬的百度網盤,也一度將彈窗資源向手百App傾斜。以至于有人坦言,信息流在百度內部獲得的資源支持難以完全用金錢估計,屬于巨頭特有的打法。

到了2017年第二季度,百度正式對外披露信息流廣告的數據,營收從一季度底的每日1000萬上漲到了每日3000萬。百度CFO余正鈞在財報會議上透露:“信息流廣告是公司四季度營收增長的主要驅動力之一,環比有20%的增長,預計2017年每個季度的環比增長也可以達到這個數字。”

比起老套的創業故事,這段時間內的動作或許更能看懂百度。船大難掉頭,百度為何可以在不到一年時間內成功上岸,里面埋藏了太多“秘密”。

二、露出獠牙

跌落谷底之前,李彥宏是個低吟“眾里尋他千百度,驀然回首,那人卻在,燈火闌珊處”的紳士,在搜索市場一家獨大的百度,也成了職場人理想的“養老圣地”。

李彥宏也曾在內部郵件中鼓勵狼性,百度的布局又始終不緊不慢。后來在復盤百度為何錯失移動互聯網入口的討論中,百度在這個階段的防守心態成了眾矢之的。可以說正是那場生死時速,讓百度找回了久違的危機感。

可現實不是歷史故事,史官們輕描淡寫的幾筆就可以告知后世的讀者,某某將軍如何臨危不亂,某某大臣如何拯救國家與生死存亡之間。百度想要扭轉股價,挽回投資者的信息,重建用戶認知里的聲譽,需要一場不知盡頭的自我證明。

早在2011年百度世界大會上,李彥宏就曾提出過“個性化推薦是搜索引擎的未來”的觀點。之后百度還曾和Facebook談過一輪合作,對方提出了newsfeed的重要性。為何信息流領域最早崛起的是今日頭條,有人說是百度對搜索的路徑依賴,也有人用溫水煮青蛙的故事旁敲側擊。

其實六七年前錯過信息流的不只是百度,騰訊、網易、搜狐、新浪等門戶迷戀的也是編輯審核推薦的模式,那時候算法還沒那么成熟,那時候的流量還很貴,那時候信息流的場景還是個偽命題。華爾街的投資者才不關心這些說辭,他們要的是百度的行動。

信息流在2017年二季度的營收數據,顯然增強了李彥宏的信心,隨后開始親自抓信息流業務,并成立了手百和Feed事業部,吸納手機百度、百家號、好看視頻、手機瀏覽器等業務線,在移動端本質上形成了生態聯動的產品矩陣。

僅僅有了營收上的數據,百度還無法重拾內外部的信心。《財經》曾在報道中引用一位百度內部員工的觀點:“頭條是信息繭房,可以通過投喂信息,可以把我囚禁在里面,但百度不能,沒有占領我時間和認知”。而在外部,百度的市值在1000億美元的尺度里起起落落,華爾街還在猶豫。

難得的是,信息流是一場攻防戰,守的是新聞客戶端,攻的是信息流新貴,可能對于百度來說,進攻的對象還有今日頭條。

這樣的局面是有利于百度的,即使在搜索市場相繼干倒了谷歌、搜狗、360,百度都是防守方,成敗都不會有新的想象空間。信息流卻不同,與搜索的賽道并不重合,在內容上除了資訊還有提醒、服務、商品等多種場景,也是百度進行自我證明的舞臺。

信息流+百家號+智能小程序+短視頻組成了“先鋒部隊”,問答、UGC、評論、社區、輕社交等分領域產品形成了“側翼”,加上Apollo、百度云、DuerOS等構成的“后備軍團”,百度終于有了搜索之外的攻勢。

三、后發先至

百度的推崇者們引以為傲的是“后發先至”,作為一個遲到的玩家,百度在信息流、云計算、內容體系等都上演了彎道超車的戲碼。

比如在百度自家公布的數據之外,QuestMobile在2017年的中國移動互聯網年度報告就告訴我們:手機百度和頭條月活分別為4.3億和2億,月人均使用時長分別為997.6和370.4分鐘。只用了一年的時間,百度信息流業務就超越了蓄力五年的今日頭條。

百度CFO余正鈞曾在去年第三季度的財報會議上強調:“百度App 的信息流業務,在流量與收入增長上正在表現出強大的生命力,百度正致力于將此成功模式復制到其他產品上,比如我們的短視頻產品好看視頻。”百度并沒有沉醉于對今日頭條的超車,還嘗試在短視頻等新興賽道上取得更多收獲。

2018年第四季度的財報中,百度首次公布了云計算業務11億元的季度營收,然后又傳出了百度智能云在2019年營收過百億的目標。結合騰訊云在去年前三季度營收超過60億的消息,百度智能云已經“坐三望二”,信息流之外有了新場景。

可以對“后發先至”作出的解釋是,百度在技術和商業變現能力上積累了足夠的優勢。

AI財經社曾有過這樣一段報道:“頭條銷售隊伍的中高層大部分來自百度,普通的百度員工到了頭條之后都是銷售小組長,他們會把百度銷售體系的話術和銷售技巧教給我們”。言外之意,百度的快速商業化能力不可小覷。

在技術層面上,大大小小的互聯網公司對百度工程師的挖角,已經毋庸贅述,甚至到了妄顧競業協議的程度。

茶館里聽完空城計的故事后,多數人會被說書先生的情緒感染,為料事如神的諸葛亮鼓掌,也難免有較真的聽眾發出這樣的質疑:諸葛亮怎么就淪落到無兵可用的地步呢?百度的“后發先至”有著類似的詰難:“先至”固然可敬,該怎么解釋“后發”?

百度想要改變股價被低估的局面,先要處理“后發”的劣勢。

在信息流業務誕生前,百度為了尋找移動入口就曾嘗試過電商、O2O等多個方向,又始終沒有搗騰出一款匹敵搜索的產品。阿里和騰訊湊巧在這個時候靠著微信、手淘突破了千億美元市值,然后是2000億、3000億、4000億。

百度相對較弱的商業敏感性,還要從組織架構的上找病根。如同李彥宏曾經提到的:“2000年到2005年,百度吸引來的人都是創業型人才,2009年后百度則更多的把精力放在培養內部優秀人才上。”之后的事情李彥宏沒有提,但隱約可以看到組織架構老化,團隊缺少競爭力的事實。

與之相關的,“百度七劍”之一的崔姍姍去年回歸百度,主管人才小組和文化建設。進入2019年后,百度先是實施了OKR制度,又在3月份宣布了新的人才培養計劃:選拔更多的80、90后年輕人進入管理層,正式推出高管退休計劃。

比照阿里、騰訊、京東等同時進行的管理層年輕化,百度這一次沒有再遲疑。

四、未來可期

排除個人情感成分,僅以客觀事實做出判斷的話,百度的未來并非不可期。

因為在中國互聯網的作戰地圖中,百度所處的戰略位置十分微妙。

阿里、騰訊的主戰場分別是電商和社交,前者出現了拼多多這樣的強勢挑戰者,原本已經板結的電商格局已經被打破,也就是說,阿里在電商領域的假想敵不只是京東,還有拼多多、網易以及其他不確定因素;后者的社交護城河未被撼動,卻從未缺少各種花樣的挑戰者,今年年初的“三英戰微信”就是例子,體量和模式沒能傷微信分毫,但成功牽制了騰訊高管團隊的精力。

百度在搜索領域80%左右的市場份額,早已觸碰到了天花板,然后在硬幣的另一面,搜索的用戶需求如故,一家獨大的局面又給了百度足夠的后勤保障。在信息流相關的第二戰場,百度現階段的假想敵是字節跳動,仍處于進攻而非防守狀態,而且這個領域的天花板看起來還有很高。

中國互聯網的最大特征就是建立在商業模式上,類如電商、社交、游戲、共享經濟等等,無不靠模式取勝。商業模式制勝的基礎是用戶關系,企業對用戶關系的維護,又往往是被動的,沒有哪家企業是用戶關系的所有者,只是基于用戶關系形成了自身的商業帝國,需要時刻警惕新物種的誕生。

百度的困境在于,移動互聯網紅利正在消失,人工智能的商業化前景尚未明朗,在市值上落后騰訊、阿里也就無可厚非。可換一個視角,搜索是少有的技術賽道,百度也以此建立了技術上的優勢,與主營業務的營收形成了“雙保險”。想要扭轉投資者對自身的估值,百度需要的是“守正出奇”,在窗口期內找到第二條增長曲線。

透視百度現有的業務布局,可能存在的機會大概有三個:

1. 無人駕駛。汽車走向無人駕駛幾乎是既定的事實,至少在國內的玩家里,百度在路測牌照、行駛里程、底層技術等方面小有優勢。不確定性在于,百度如何打通汽車產業鏈,找到正確的定位,然后提前卡位。

2. To B業務。幾乎所有上規模的互聯網公司都瞄準了產業市場,百度還是有一定的差異化優勢。就拿云計算業務而言,亞馬遜、阿里所提供的計算資源,肯定不是百度想要的盈利模型。人工智能的變現模式不可能是叫賣代碼,而是智能服務的對外輸出,云計算恰好是最佳的中間態。

3. 下沉市場。百度在2019年的央視春晚紅包項目,讓人記住了不宕機的技術實力,應該聚焦的還有百度對下沉市場的野心。除夕當晚百度“搖一搖”互動達到208億次,其中“五環外”市場占了很大比重,從中收割的人口紅利,將在很大程度上幫助百度延長在新興市場的試錯時間。

最關鍵的一點,李彥宏可能還要在組織架構和人事調整方面不斷下猛藥,給百度由內到外的攻勢。投資者糾結的,終歸不是百度現在有什么,而是未來可能會發生什么,相比于潛在的爆發機會,效率才是巨頭最大的王牌。

馬云公開為996“辯護”、劉強東要“裁掉”兄弟,初心絕非為了博眼球,恰恰為了保持公司運作的效率。

百度也一定存在優化的空間,沒有將這個話題曝露在大眾輿論面前,百度在春晚項目上的表現可能是個原因。一個月時間籌備上架10萬臺服務器,同時完成采購、生產、調試、接入百度云的全過程。這樣的協作效率無疑讓李彥宏明白:切實能力比對外呼喊的實用價值。

放眼中國的互聯網,無論是BAT還是TMD,不同的角度去審視,每家公司都一百個市值沖向巔峰的理由,也同樣有一千個衰敗或掉隊的可能。百度在互聯網歷史的下一個章節中有多少戲份,就看它是否能把筆握在自己手中了。

相關閱讀

SEO歷史頁面優化,每天提升一點點排名!

在SEO的工作中,我們通常并不希望網站的關鍵詞每天都會有大幅度的波動,而是希望它每天可以一點點的穩步提升,有人戲稱這是點點SEO,仔細

域名歷史,對SEO有影響嗎?

對于域名而言,它相當于企業的一張名片,從域名本身而言,它的長短、組合,對企業品牌都一定的影響,從SEO的角度,域名歷史的建站情況,同樣左

搜索引擎歷史,國內與國外搜索引擎大全

對于互聯網用戶而言,搜索引擎已經成為我們日常生活與工作的一部分,幾乎每天我們都會花費一定時間在檢索上,特別是互聯網從業者,比如:SE

關于新浪微博的營銷發展歷史簡要介紹

和社交媒體的特性,更加顯著,各大品牌都使用微博的品牌的社會屬性,給用微博來提高他們的社會化媒體營銷策略,傳播量的激增,社會資產的微

讓我們來看看新浪微博的發展歷史

眾所周知,新浪微博是一個信息共享和交流平臺,為公眾提供娛樂和休閑服務。新浪微博于2009年8月14日2009年9月25日該官方為新浪微博個

分享到:

欄目導航

推薦閱讀

熱門閱讀

云南彩票投注站申请